很多的時候他的顯得很忙碌 不管是我找他 或是我不找他的時候
那是一種很特別的感覺 沒有辦法很具體的形容
如果硬要講的複雜一點 那可能要花上一段時間
但如果講的簡單一點 我想 那應該是一種想要傾訴的感覺
----
"明天有空嘛? 我拿個東西給你" "那你順便帶我去拿身份證吧"
仔細算一算 這應該是我第七次以上想要找他吧?
然而 他似乎是因為有人順便可以帶他去拿東西才答應的
也許對他來說 我應該算個司機之類的吧...
----
挑選了很久 我實在不知道要挑選哪一種口味的蛋糕
我知道他喜歡吃草莓 也知道他喜歡吃起士蛋糕 可是這一整個櫃子
都沒有出現草莓加上起士的蛋糕...
----
這是一個我不曾來過的地方 原來 台北也有這樣的一個地方
持續的朝小巷子前進 巷子 越來越小 我似乎到了另外一個地方...
"小姐 你的快遞!"原本想要開他個玩笑 看來 他似乎還在睡覺...真是個睡鬼...
天氣似乎變得有點陰沉 然而我的心情是好的
----
他穿的還算樸素 不過重點還是看到他笑起來的樣子
說實在的 我不是很確定他到底喜不喜歡那塊蛋糕 因為那只是想要見到他的道具而已...
帶著他去區公所的路途上 他還是不斷的嗆我
然而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能夠跟他說著聊著
對我來說 是一件很期待的事情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indball 的頭像
windball

隨意創作

windba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