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子.五八章

「其政悶悶,其民淳淳;其政察察,其民缺缺。禍兮,福之所倚;福兮,禍之所伏。孰知其極?其無正也。正復為奇,
善復為妖。民之迷,其日固久。是以聖人方而不割,廉而不劌,直而不肆,光而不耀。」
----
「有沒有弄錯!又是雜兵!?大夫再給我驗驗去!!」也難怪,身為水師的大統領,手下的船若是集結起來,要填滿整
個長江都還有餘。此時盡出了兩個入不了正規軍、充其量只能進入雜兵的小子。心裡,難免會有些疙瘩。大兒子跟著去
番邦和番了,平時聯絡不方便,飛鴿傳書到不了,得用大鵰來送信。這三不五時的抓鵰、放鵰的,已讓統領夠煩心了;
這小兒子,竟給驗出是半個瞎子。統領盼望兒子能成為先鋒軍,肯定是不成了。「唉!怎麼會這樣呢?」統領嘆息著。
----
他叫阿翔,他給自己起了一個帥氣的江湖綽號,叫做清風,沒為什麼,覺得這樣比較帥氣。他總幻想自己以一擋百,獨
自殺出重圍,取敵軍上將首級;或是奇兵突襲,殺敵軍一個措手不及。當然,這一切都僅只於想像,因為他連三步內拿
石頭丟樹頭上的石榴都可以丟到旁邊的蜂窩,要想百步穿楊,僅是紙上談兵。所幸靠著西洋人進貢的琉璃鏡片,他才有
機會再把東西給看明白;要是一般人,早就被送去挑大糞了。
----
「雜兵?!你是說那種不用住在軍營、到各衙府辦差跑腿、沒事還可以睡個午覺的那一種?可哥哥不已經跟人家到番邦
去了,結果我卻還是雜兵?」阿翔疑惑的問著。雖說嘴巴上頭問著,但心裡卻似乎鬆了一口氣。爹爹在水師也不是常常
都能待在家裡頭,哥哥到番邦雖說會回來,但也是明年秋收後的事情了。家裡只剩下娘一個人,如果當雜兵可以多就近
照顧家裡,倒也不失是個好選擇?!
----
不久,收到通知,要準備去兵營報到了。雖說是雜兵,但基本的訓練總還是要有的,免得落人口舌,說這群雜兵一點紀
律都沒有,只不過在浪費軍糧。阿爹阿娘掛心,但總也還是得去。大家都說當一個男人,這是必經的過程。但說實在,
其實也沒那麼好擔心,朝廷也有不少人害怕自己孩子上了戰場會出任何意外差錯,故意把他們的孩子給送來當雜兵。兵
營裡的長官,嘴巴上說會要求確實,但也深怕任何意外。若是不小心傷了哪個大官的子弟,這官位,可是做不穩當的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indball 的頭像
windball

隨意創作

windba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